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网站客服:江苏网
  • 合作热线:南京网
查看: 367|回复: 0

婚嫁观念更开放 礼金变成出国游

[复制链接]

26

主题

26

帖子

8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82
发表于 2017-3-2 11:30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有家长表示,只要年轻一代过得幸福一切好说,彩礼只是个形式而已
近日来,一张“全国彩礼地图”在网上引起了人们的热议,地处岭南的广东以“1万-2万”的彩礼被网民称为全国彩礼界的一股“清流”。相关报道显示,以广东英德农村公务员收入作为参照,当地的彩礼水平与上世纪80年代相比已下降了很多。除了礼金上的变化,上世纪80年代至今,广东人民彩礼的观念、形式等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。如今的许多女方家庭已对彩礼没有具体要求,而彩礼的形式也由原来的礼金演变出请女方家出国旅游等新颖方式。有家长表示,在彩礼习俗去繁就简的变化背后,体现了人们越来越开放的婚嫁观念,只要年轻一代过得幸福,彩礼也只是个形式而已。可以说,在移风易俗方面,广东人民堪称表率。
新快报记者 罗汉章
变化一 从无彩礼“一女难求”到不要彩礼
今年27岁的小梁,去年元旦在中山结婚摆酒。来自梅州的小梁在毕业后没有选择上班,而是与同学一起开网店创业,但因缺乏经验等因素,最终无奈以失败告终。随后小梁到中山的亲戚家里帮忙,每个月2500元的工资。一年以后,小梁离开亲戚家进入一家社工机构,也就是那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小欣。三四个月后,两人彼此认定决定结婚,彩礼自然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。小两口商量后,决定由小欣问其父母,其父母提出要三万元的彩礼。
小梁家境贫寒,他表示给不了这么多,后来女方家降到两万元,“但我家还是没有,后来我父母只给了我一万元。加上摆酒当天女方亲戚给的红包,我们家出了一万五千元左右”。因为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,小梁也就没有什么存款,他拿着前几天刚发的工资去交了酒席的订金。而后,在收下小梁的彩礼后,开明的女方家返封了一万元给他们摆酒,加上摆酒当天亲友给的部分红包,小梁才把摆酒的款项结清。小梁说,女方家返封了一万元,相当于他们家没有给彩礼,但他认为彩礼还是关乎女方家的面子问题。“我感谢我岳父岳母的理解”,小梁夫妇在结婚当年去了女方家过年,给岳父岳母各封了2000元利是,“虽然没钱,但我觉得双方都已经认定彼此,结不结婚都要一起奋斗。彩礼不应该成为当下年轻人结婚的拦路虎”。
同来自梅州的刘姨在1979年结婚,她告诉记者,彩礼在当时是整个结婚过程中,最严肃和正式的一个环节,男方家上门提亲时,如果没有彩礼,几乎不可能娶到老婆。刘姨结婚时的彩礼礼金是99元,同村还有69元和59元的,当时大家都还比较穷,但多多少少还是要给一笔礼金,讨一个好意头,“彩礼的多少,在当时的宴席上,还是大家热议的一个话题。”
变化二 从给钱演变成请女方家人去旅游
刘姨告诉记者,客家地区的婚嫁习俗中,女方在正式出嫁之前,要在家里挑选好日子摆宴席。男方也在这一天带着礼金、喜糖、猪肉等前来提亲,当时的观念比较传统,刘姨不敢提前打听男方是否会带猪肉上门,刘姨的父亲提前买了几斤排骨备用。在当天,男方还要给女方家的奶奶、母亲、舅舅等送上“猪腿”和“肉球(五花肉)”等。
在广州,老广们嫁女儿时有向亲戚派发“嫁女饼”的习俗,这也包含在彩礼的范畴里面。2015年结婚的小李和爱人均是广州本地人,摆酒前男方家给了女方家68000元的彩礼,女方家没有反对,最后也就依照这个数。小李称,其爱人家那边嫁女儿有向亲戚派发“嫁女饼”的习俗,“嫁女饼也算是彩礼的一部分”。当时其爱人那边有几十家亲戚要派饼,“不可能买几十盒饼吧,后来就买了饼票替代 嫁女饼 。在保留传统习俗的同时,又方便了大家”。
同为广州人的小祝,准备在今年结婚,女方父母比较随和,提出不用在女方那边摆酒,两人可直接旅行结婚,实在要摆的话,到女方的乡下家里简单摆几桌走个形式即可。小祝称,礼金的数目还没定下,他们家初步打算给9999元,寓意长长久久。如果女方家确定不摆酒,小祝家打算邀请女方全家人去马尔代夫旅游,在海边举行一个简单的婚礼仪式。
变化三 彩礼直接或换个方式还给新人
刘姨告诉新快报记者,以前在农村地区,彩礼一般由女方父母收下,然后拿出其中的一小部分,做个柜子之类的家具当做女儿的嫁妆。而有一些刁钻的女方家庭,则会要求男方要给女方家里建房子才肯嫁女儿。跟刘姨同村的一户人家在嫁女前,就曾要求男方一定要给女方家里建两间房子。当时这对准新人十分恩爱,但男方家里穷得叮当响,自家都还住着破瓦房。后来这对准新人就硬生生地被拆散,女的还患上抑郁症,至今仍未嫁人,村里人都觉得十分遗憾。“以前物质相对匮乏,女方父母留下彩礼的情况也比较常见”,家住大城市的陈姨告诉记者,那时很多家庭除了嫁女儿,也还要娶媳妇,嫁女儿的彩礼一部分也转化成了娶媳妇时的彩礼。
“给了女方家的68000元彩礼,后来全都用于我们新房的装修上了”,小李说到。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,与小李的情况相似,女方家把所有彩礼都用回到新人身上的有很多。去年年底摆酒的章萍(化名)自小在深圳长大,她告诉记者,男方家出了一半多的首付,在夫妻俩的工作地广州买了房子。在提到彩礼时,她们家就只要了5万元,在上门提亲时,男方还给了几万元的首饰。摆完酒后,章萍的父母把这5万元都给回了她。
在章萍的圈子里,彩礼的行情从5万元到20万元的都有,有的男方家里给的彩礼不多,但可能会另外给买房、车和装修的钱。章萍告诉记者,早几年深圳房价还没疯涨时,备好婚房的男方家可能会直接出房子,但近年要买房的,一般需要男女双方家庭共同支持。“首付、装修、摆酒这些都是结婚的大头”,章萍说,如果这些都能谈妥,彩礼其实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作用,“有些彩礼给得很高,但嫁妆也同样给得高,其实就是过个数,甚至是直接折算到首付里面给新人”。
家长声音
“你们在大城市打拼不容易,我们不会嫌弃彩礼少”
提起近年来彩礼观念的变化,肇庆的甘叔可谓是深有同感,甘叔在广州工作的女儿去年嫁到番禺。甘叔表示,女儿跟他提要结婚的时候,有点支支吾吾,他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担心彩礼给得不够多。懂事的女儿跟甘叔说,表姐去年结婚给了3万多元的彩礼,她和老公商量后想给38000元,但才工作了两年多的小两口刚刚东拼西凑买了套房子,暂时拿不出这笔钱。甘叔听后呵呵一笑说道,“傻女儿,你们在大城市打拼不容易,我不会嫌弃你彩礼少”。后来,女儿在登记的前一天,还是先给8000元彩礼,甘叔收下后,还对女儿说,“你们那么年轻,不要心急,慢慢来,什么都会有的。”

“我们那一代的观念跟现在哪能比?”许叔的女儿今年5月份就要结婚,他和爱人去年跟男方的父母吃饭见面,在年轻一辈还没到场前,就把彩礼的事情给敲定了。许叔表示双方都很好说话,彩礼、摆酒、嫁妆这些都谈得很愉快,也达到了相对从简的共识,“现在的观念越来越开放,以前我结婚的时候,怎么可能直接跟女方家谈这些事项”。许叔告诉记者,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独生子女,“对女婿好不就是对以后的自己好吗?只要年轻一代过得幸福,彩礼也只是个形式而已”。
来源:金羊网-新快报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